小凯u.iyishu.com/12956731

你不必再等了,他不会回来了。

主页日记动态

艺术家

艺术

粉丝个人资料留言
推荐



小月:《花褪残红青杏小》
  晚上读好友慧如风诗:“最是青盟晓隐中,深深浅意默朦胧。不期花下微微祝,对月云阶藏落红。”意境朦胧,情思缱绻,音韵和谐,颇得婉约神韵,甚喜,不由醉倒。于是点赞,鼓掌。她问我:“知道这诗的意思?”我答一字:“藏。”她说:“这是写给一个人的诗,若对方读懂,不失为一知己。”超然物外,清风明月,空灵澄澈,蕙质兰心,不知对方是谁,能与她成为知己,定是世外高人。

  问世上谁为知己?说与风与月。不远不近,不离不弃,不惊不扰,默默相知,静静相守。不期花下醉,只盼枕月眠,花月两相照,只有云知道。青盟晓隐深浅情,默默无语意朦胧,落红不是无情物,春雨春风恁缠绵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  观其配图,一房,一院,一香炉,一佳人,一侍婢,院墙之外,一书生登高而望,深情凝视。不由想起苏轼《蝶恋花•春景》词,于是,便留言:“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”掐头去尾,晓她如此聪慧,博古通今,必会明了。

  其实网络,因才情而倾慕,不过如她诗中所叙,“不远不近,友谊方能四季青。”太近,易伤;太远,易散。唯有明月照花枝,情意两朦胧;清风送白云,淡然亦缱绻。
2015-04-26 17:52   (0) 评论(0)

水墨小思:《相遇春天》

  春天来了,天气转暖,心情也随之变得明媚起来,就连文字,也少了伤感,多了些阳光的味道。

  很早就想换上春装,用春的色彩装点自己,让经历了严冬洗礼的心,也走在春天的行列里,生活,原本就是千般滋味,即便是忙碌和琐碎,也会在平淡中收获着喜悦,入心入眼的,都是一些细微的情意。

  一句岁月静好,温柔了时光,也表达了内心对美好的期盼,其实保持生命最自然的状态,用心去感知生活,你想要的也都会抵达,就像即便我不想念春天,春天也会在辗转中如约而至。 <

2015-03-26 22:47   (0) 评论(0)

梦抵家乡:《笔墨丹青写人生》
  有过多少往事,仿佛就在身边;有过多少朋友,仿佛就在眼前。岁月的流逝,积累了太多的沉淀,在不经意间总会勾起一段心海的涟漪:那是2002年6月,我经时任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杜玉林的推荐,从现代消费导报社总编辑的位置上调任到山西法制报社工作。从此与山西法制报社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忘不了第一
2015-04-11 16:41   (0) 评论(0)

梦抵家乡:《春天》
  春天的花,是美丽迷人的;春天的云,是变幻莫测的;春天的风,是柔和温暖的.

  春天,她饱含着温情,悄悄地来到了人间.轻快地奔跑着,送来了温暖的阳光,逗笑了冰冻的小河,唤醒了冬眠的小动物,吹绿了大地,吹艳了五彩斑斓的花……

2015-04-05 10:17   (0) 评论(0)

整个世界:《种莲,那一年》
  四月末,田地里,陆续有人家把这一亩或那半亩放入了水,变成镜子,燕子们就在那边飞高飞低,飞来飞去。等过了几天,阳光更暖,夏风更柔,农人便将盘角或直角的牛驱进那些镜子里,哗哗啦啦地犁耙起来。牛在犁前、耙前慢慢地走,驱牛人的鞭子划过夏风,一次次差一点就挨着了燕子的翅膀。镜子越耙越平,农人感到满意了,就驱牛走掉了,剩下那亮亮的水田闲在那里。

  说闲,也不是闲着,农人在等田里的泥变得更熟、更软。

  三天,或五天之后,农人挑着两竹筐藕种去田里植藕。藕种是从那些浅山区买来的,那些地方有烂泥田,常年被水泡着,一年只种一季。卖藕种的也就在平川该种藕的那些天把藕种从烂泥田里掏出来,小心翼翼地用稻草裹好,宝贝一样,放在冻不着的地方。平川的人找过去,买了,就回去植。

  植藕是个技术活,隔几尺植一节要心里有数,植多深为宜要能得当,藕种是平放还是竖放也得讲究。通常是四十开外的人去植,所谓“老圃”,既显得敬畏社稷,也能谙顺天地、风水、时令。

  而那年,我虽小,却是那驱牛犁田、耙田人,也是那植藕人。

  藕植到田里后,暂时是不需要管理的。柔风把那田里的浅水吹皱又吹平,长脚的水蜘蛛似乎没有头腹一样,它们的脚腿多而细长,如同小孩子在白纸上乱画的一簇铅笔线条,可那些线条是活的,很灵巧,在水面上轻快地滑行;也有青蛙赶过来,只把眼睛露在水面之外,它们看几眼春天,就沉到水下一会儿,再上来,还是把眼睛露在水面之外。到了夜晚,星光散落于广大的天空,青蛙就在水田里独奏或合奏。晚风吹不动天上的星星,却把水田里的星星吹得一动一动。

  农人屈指算算,藕种入水已有半月,当他们去田里察看时,小羊角一样的荷芽刚刚露出水面,有的一寸,有的寸五。蜻蜓不知怎么就得到了消息,赶过来在星星点点的荷芽上飞飞停停。蜻蜓,有红,有蓝,有黑、有黄,还有紫,它们的翅膀将夏风拍得剌剌剌地直响。

  荷芽一旦出水,一寸一寸地冒得很快,而且这里那里不小心就全是荷芽了。

  荷芽扭扭的,有着螺旋的筋脉。

  随着荷芽越长越高,这个那个就争先恐后地咧开了小嘴,它们是卷着的画幅,一点点地展现给春风、云天,蜻蜓们愈加好奇,从那些缝隙往里看,想看看一幅幅画面上到底画了些什么。就这样三天五天,十天八天过去了,荷田里已是千百面小旗、千百把小伞,在风中飘飘摇摇。那些会享受的青蛙,躲在小伞下,有节奏地胀着气囊,高一声低一声地敲着小鼓。荷田里复杂起来,也热闹起来。小伞们一天天越撑越大,越撑越高,越撑越远。

  荷叶很嫩,一下雨,叶面上就滚动着水银珠子:有的滚成一串,落入水中,有的在叶碟里荡来荡去,有的滚着滚着就压斜了叶子……等叶子长得有半人高的时候,荷田里就在不意间窜出一些荷箭。那可是真的箭头形状,因为那些带刺的嫩干顶端长着一个花苞,上尖下圆,尽管裹得很紧,可隐隐约约却有些泛粉或泛白。荷箭们窜得很快,几天十天就能超出荷叶,然后把花苞在某个夜里或清晨一点点地打开。荷花打开的过程是很美的,花萼里透出光亮一样的灿烂。有时,你静静地看着,花苞就完全打开了,裸出它处子般的洁净和鲜丽。荷花的蕊是一簇嫩黄的触须,沾着一些细粉,蜂蝶总是及时赶到,把翅膀和身子粘得嫩黄。荷花雍容华贵,让你不敢近视,更不敢亵玩。荷花就那样从从容容、洁洁净净地开着,直到花蕊里冒出一个酒盅大小的莲蓬,花瓣才阴一瓣阳一瓣地凋谢。有些花朵不愿就那样落尽,便留下一瓣两瓣,停驻多日。一朵荷花从初开到谢尽不过十多天时间,可荷花是渐次开的,等最后一朵荷花凋落,秋风就已经很凉了。

  荷花瓣落后,莲蓬便由小盅长成大盅,有些长得近似于小碗。莲蓬上面的形状有点像蜂房,能看见莲籽圆而尖的头。

  莲蓬嫩时,碧绿碧绿,如果你剥开莲籽,莲籽里面只是一些牛奶一样的莲籽汁,尝起来很鲜,但不太甜。

  八月过后,九月的风渐渐由凉转冷,荷叶就从边缘一点点地枯黄,荷梗也粗糙起来,东一片西一片地,荷梗不胜枯叶的重负,倒伏下去,或折梗着地,荷田里呈现出一片衰败景象。这种时候,莲蓬里的莲籽完全长好了,农人就用剪刀剪下莲蓬,一筐一筐地挑回去。剥莲蓬是一件很享受的事。一朵莲蓬里一般有五六粒饱满的莲籽,多得可达八到九粒。莲籽犹如小一点的青枣,只是它比青枣好看,表面绿中带黄,黄中泛着锈红,细腻极了。剥莲籽的人往往忍不住边剥边吃。莲籽剥皮,里面白嫩白嫩,再剥,里面有个嫣红的心,看着那心,你就舍不得再剥了。

  人们采走了莲蓬,荷田里就寂静下来。荷叶继续枯萎,更加显得衰败。

  古人说 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是很传神的,也是很深情的。你想,荷在水里、雨里、风里那么诗意地度过了数月,每一瞬间都是风景、都堪足欣赏,可荷说败就败了,荷是忘不掉那些风、那些雨、那些月、那些云的,它们衰败了,就无限深情地倾听那些风声雨声,也无限感慨地依恋那些月光云影。

  那些半生并不华美的生命,在衰败之后,是不会显出多么凄凉的,因为它们本来就那么凄凉;而像莲,一旦衰落,则让人不胜悲凉,无限唏嘘。

  临近中秋节,新藕就上市了。莲并不是纯粹的唯美主义者,它风华一生,而在淤泥深处留下自己形而下的赠予。其实,说藕是形而下之物并不准确,无论从藕的外形上看,还是从质地上看,也都像是艺术品。

  种过莲与没种过莲的人是不一样的,种过莲的人会明白人生怎么度过才更美、更纯、更安静、更超然。

  这样的认识,并不是过于文人化的迂腐之见,也不是过于附庸风雅的矫饰和故作玄妙。如果你在农村生活过,那些种没种过莲的人生是有细微差别的。
2015-07-18 15:49   (0) 评论(0)

整个世界:《文学艺术与泥土芳香》
  纵观人类之古今,无论那个范畴的文学艺术,只有扎根泥土带有泥土芳香,只有扎根到底层人民的生活之中,其文学艺术作品才能经久不衰万古长存。

  人类文学艺术的鼎盛时期,当数十三世纪在意大利兴起,十六世纪在欧洲形成的一
2015-01-26 18:28   (0) 评论(0)

紫菜蛋花粥:《希腊艺术》
  希腊在公元1市级被罗马吞并,冲刺以后古代世界的文化中心从希腊转移到了罗马。   罗马的历史可以追随到公元前8世纪,公元前5世纪以前的罗马处于氏族的部落时期,后来经历了共和国时期(公元前509——公园前30)和帝国时期(公元前27——公园476),帝国时期的罗马成为亚洲,非洲,欧洲的大帝国。
  古希腊是欧洲文化的发源地,古代希腊人在科学,哲学,文学,艺术上都创造了辉煌的成就,对欧洲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深的影响,正如恩格斯所说:没有续啦,罗马奠定的基础,就不可能有现代的
2014-12-23 19:07   (0) 评论(0)


  • 5

    关注
  • 0

    粉丝
  • 1

    文章

喜欢的艺术家

彭民主

粉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