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逼青年u.iyishu.com/12591302

有时候不是我不理你,其实我也想你了,只是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。而且....我害怕你嫌我烦。

主页日记动态

艺术家

艺术

粉丝个人资料留言
推荐



氯化钠:《盈浅夏入笺,墨香润莲开》
  初夏的早晨,清风轻抚眉间,盈一缕馨香停驻。嫩黄的阳光,暖暖的在脸颊粲然,妥帖的安憩。其实,握住那一米阳光,握紧最简单的生活。将阳光牵往心房柔软的地方安放,瞬间,融入身体的那缕缕温暖,随心境的张驰,温婉向阳。

  宁静就好,云淡风轻。远眺天际的蓝色,心为之安然。浅喜的思绪,淡如丝,萌动的心跳,静如莲。看尽风尘绕肩,独恋暗香盈袖的馨美。

  浅夏的风,携着淡淡花香,以清新的素雅融入身体的那份暖,触手可及。把那份爱轻盈的置于指尖,静静感受来自掌心的温暖。

  采一缕明媚的阳光,温婉的织成相思豆,种在心脉葱茏的田埂,开成心花嫣红模样。与莲相望,莲自绽放如魅!

  嗅闻莲的清香,醉在荷的中央。珠圆玉润的莲蕊,清风里兀自向阳。 温润之手,捧如圆玉。掌心里氤氲的红靥,甜透心扉,晕染我满怀的情愫。

  任轻盈的脚步,踩在温润的大地上。我用每一个足印,丈量一指凝眸的距离。当我和莲的眼神交汇,爱穿越了彼岸云烟。

  植一粒佛珠于荷塘深处,融入莲的怀抱,旖旎一世芳华。 清风任性,轻拂于脸。 荷叶滑落的一滴露,轻溅起爱的涟漪,氤氲的伫立成一衣带水的,温暖堤岸! 素心流年,剪一指光阴,与岁月说禅,浅说那颗一粒佛珠的淡然。

  荷塘边一次美丽邂逅,丰盈了莲的心事,让莲藕恬淡。浅依池边,摘几片荷叶,把冉冉清香的莲蕊,安放在心做的房间。俯拾一粒佛珠,打磨成精致的禅缘,亲吻着莲,告诉它,我在你怀里安眠。

  骑在阳光的背上,揽氲开的翅膀,盈暖风于掌心。指尖透出的丰润,剔透着曼舞成蝶。轻拈兰花手指,点上润泽甘露,在一杯清茶氤氲的淡淡香味里,静静打开墨香四溢的书简,赏阅人生精彩,华丽篇章。

  淡夏,说来就来的一场雨,媲美了我们说走就走的旅行。没有预约,无需准备,背上行囊,携着嫣然的心 ,去远方。素雅的美景,娉婷嫣笑在彼岸,花开半夏,花期正浓,你临花玉立,璀璨了一岸花园。

  任岁月的风霜,踉跄了我们的步履,有淡开的阳光,牵着我们的目光,凝眸惊艳,看落红满地。光阴静美,掬时光于掌心,握紧手中的温暖。贴近生命,盘点岁月,典藏人生赋予我们的厚爱。因为,转眼就是一生,转身就是一世。

  漫过春的清新,绚烂,浅夏携一份温婉,一份暖阳,淡淡掠过璀璨眉间。浅然一笑,不掩饰心潮蓬勃的律动,一缕安然,在微风里痴迷,沉眠。

  伫立陌上,错落纵横的荷塘,别致安静。凝望沥沥雨丝,风吹无澜。明媚的眼神随风,携一份云淡风轻,我自意蕴阑珊。

  浅夏的阳光,温煦而不灼人,带着彩色的虹,一路斑斓了山川河流。徐徐流淌的缕缕鹅黄,妥帖的在你我的身上,织成金色的錦衣,流金溢彩。

  喜欢在有溪水的林边,坐临岸畔,闻花香入鼻,聆溪水潺潺,细数流水溅起的浪花。暮然,闻知了玉立莲首,有蝉声划过耳畔。清亮婉转的蝉鸣可是你深情的呼唤?含香的莲花是我久已盼望的并莲期许?

  喜欢在夕阳落幕之时,踏着余晖,独揽几缕草露花香。绕肩而过的清风,吹醒了安憩一抹葱茏中的小鸟,瞬间,啁啾声声,低吟浅唱,丰盈了一季浅夏。

  轻拈流年的衣角,夏日的风在岁月的衣襟吹过,留下浅香的印唇。一袭素笺,沿心脉渐开,着浓墨挥毫,痴情写意浅夏莲的淡雅。再植一粒佛珠,氲成一枝曼妙的画笔,饱蘸墨汁,画一幅莲开嫣然的图画,藏进莲蕊的瓣中,安然,馨香。
2015-07-11 11:27   (0) 评论(0)

芜墨渊:《偶遇一株白丁香》
  正是紫丁香盛开的季节,这诡异的花朵,不仅璀璨了居于戈壁深处的油城人们的心情,而且是花香飘四野,五里引蜂蝶。

  紫丁香的盛开,当然也招引的我这个惯于“拈花惹草”的主,不分白天和黑夜,哪怕是顶着炎炎烈日,也要在开满紫丁香的花丛中驻足徘徊,流连忘返,总怕花季已过,担心春天走远。

  今天午后,我又一次摸入油城公园的绿化林带,为一株株紫丁香的灿烂而兴奋,为一抹抹淡雅的清香而陶醉,走着,看着,嗅着,拍着,自得其乐,乐不思归。突然,一株形状、枝叶、香味和紫丁香完全相近的花丛出现在视野里,没有了紫色的绚丽和温暖,只有纯白和圣洁的色泽,微笑在春风里,同样香飘四野,呼蜂引蝶。

  这类似紫丁香的白色花朵的突然出现,让我不得不打开记忆的闸阀,苦思冥想她的名字,可最终不得而知。鉴于我犯过多次给花草起过错名的经历,我这次再也不敢妄下结论,只好一路小跑地奔回住处,翻阅资料,看看紫丁香的近亲有哪些。

  这一翻一查,发现紫丁香的近亲不多,只有一个,就是我刚才看见的白色小花朵,学名白丁香,是紫丁香的变异品种。意外的发现,彻底颠覆了我脑海中固守的一页记忆:丁香永远是紫的,所以叫紫丁香。我记得大学时代的校园里不乏这种花朵,我曾经还把她写入我的诗文。

  此时此刻,我看着关于白丁香的文字介绍,一种惭愧之意再次滋生心怀。我们这些平常百姓,在大自然中走出走进,却对陪伴我们走过四季的花草树木知之甚少。不知道也就罢了,有时候为了掩盖自己的无知,胡乱地给所见的花草树木起个自己臆想的名字,而且这样的可笑行径还会重复发生。
  记得我曾将生长于沙漠中的沙拐枣武断地叫做沙漠之花,实际上它是果不是花。也曾将生长于戈壁中的柽柳错误地叫做怪柳,将盛夏变叶的胡杨认做家乡的翠柳,将颜色浅淡的榆叶梅认作鲜红如血的碧桃,也包括曾经长久地认为丁香只有紫色的花朵一种。好在后期的惯于游走和不断请教,让我的一些错误局部地得到更改。

  这引申出一个许多人不好意思面对的问题:如何尽可能地削减自我的主观意识,让世间的物和事尽可能地客观一些,错误也就少一些,这样就距离人类的幸福可能会近一些。更有那些左右人类生存趋势的群体或组织,对自己的错误应该有清醒的认识,更应该有自我纠错的勇气,而不能任错误泛滥成灾,直至贻害子孙后代。

  在一个春天的午后,我因偶遇一株白丁香,惭愧于自己对丁香花的主观记忆,面向大自然求得宽恕和原谅,也为自己的无知狠狠地敲响警钟,并作此记,作为反思之用。
2015-04-18 17:00   (0) 评论(0)

小小金库:《美术是我的最爱》
  美术是我的最爱,在我无聊的时侯经常会画一幅画。如今我六年级了,随着作业的增多,我画画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。
  在我很小的时候,妈妈就画图给我看。她画得栩栩如生。她画的白雪公主不但美丽动人,还给她画了一件美丽的衣服。也许是那个时候我爱上美术的吧!当我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,父母就把我送进听潮六村的一位美术老师家学美术。回想过去在老师家的快乐情景,不由得拿出以前画的画。不由得发现我怎么以前画得那么幼稚。而那时,父母却一直夸我画得像画得好。也许是因为他们不想破坏我的自尊心吧!他
2015-02-13 00:15   (0) 评论(0)

情深缘浅:《浅谈艺术》
  诗歌也好,绘画也好,雕塑也好,所能达到一定境界的话,就一定是再用灵魂创作。也只有用灵魂创作,才能1达到所谓的境界,才能与大多数产生所谓的共鸣。因为那些作者,不是用感官的人来创作,不是用思想的人来创作,不是用思想的人来创作,而是将自己的灵魂放在锋利的刀刃上,在滴血。而我们看到的所谓的作品就是那些灵魂的血滴。

2015-01-24 10:12   (0) 评论(0)

无结果的爱:《雪夜的冬》

     冬,是寒冷的冬;雪,是皑皑的雪;夜,是皎洁的夜。凉风簌簌,树影婆娑,摇得铺了一地的枯叶也似翩翩起舞,摇得满世界的雪花也在蹦蹦跳跳。

月光洒进小小的房间,带来雪的光芒,伴着老树的孤影,伴着片片吹落的黄叶。呆呆的看着这醉人的夜色,纵有万般心绪在心头,也不过随风潜入深深的夜空,化作飘荡在枝桠间的一粒雪,渐渐融化,融化……

从小,我就有一个梦,一个似幻非幻的梦。

  夜色深沉

2014-12-29 22:35   (0) 评论(0)


  • 5

    关注
  • 0

    粉丝
  • 0

    文章

喜欢的艺术家

赵振科

粉丝